_莫明铛_

我滴宝宝@安翎

———停更———
wb@ZariaaMaa-

记得看目录,里头有简介♥(ノ´∀`)
欢迎挖旧坟,欢迎小红心小蓝手或点评一二
谢绝临幸[转载]按键

fo请慎/取fo亦请慎/thx
lof不扩列/不刷
不RPS

【WonderSteve】烟花盛开 01

配对# WonderSteve

分级# PG-13

注意# 1.假如史蒂夫在劫难中活了下来,这对小情侣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主傻白甜,由于开启平行世界,ooc预警

          2.WW呜呜呜小分队联文

          3.和媳妇儿聊到电影其实是环环相扣的,阿瑞斯和史蒂夫对戴安娜的觉醒缺一不可,但是!就是想吃口糖啊!!逻辑都先滚丫的吧!(抹着眼泪尖叫

感谢 @安翎_被修修可爱得倒地不起 对我这个只看过电影的熊孩子在各方面上的指导,miu她就miu这篇文章,悄咪咪啵她一口


a.本文目录

b.我的目录 ☛零散下第4条

二刷3d版不太明显,但刷imax的时候能看见,驶向死亡的飞机上,史蒂夫扣动扳机之前,他的眼中映出了明亮的橘黄色暖光,我们的AU就从这里开始……






1

阿瑞斯的囚笼一寸寸收紧,戴安娜发出悲鸣,她头一次接触这样直接的肉体疼痛,竭力挣脱的同时本能地侧过头去寻找能带给她安慰的人——

她看见了在战后创伤的折磨下抱着枪颤抖的查理,看到酋长掩藏在一块车门后躲避阿瑞斯的火焰,看见萨米尔对着天空吼叫,唯独没有看到她期望看见的人。

对了,天空——戴安娜往上看去,一架飞机正在云层中攀升,飞机?

“去看烟花吧。”鲁登道夫在记忆中扯着笑容。

戴安娜的瞳孔收缩,她扭头叫道:“什么是'烟花'!”

查理说:“她说什么?”

“’什么是烟花?’”酋长躲过一块燃烧的铁片,“现在?问这个?!”

查理说:“噢得了吧,她不是一直……”

“天上的!”萨米尔喊,“磅的一声!会炸!还带着光!”

视线中的飞机越升越高,太高了,这样的高度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戴安娜发出一声嘶吼。

即将晋级为神的妹妹嵌在地面上,杀神武器只能扭曲着身体挣扎,胜利在望,阿瑞斯的笑容却凝固了。橙黄色的神力随着一声怒吼横扫过整片战场,阿瑞斯被重重击落,一个耀眼的身影拔地而起,目标直指天空正上方。

史蒂夫的手心在冒汗。他的双眼湿润了。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好看,会令许多女孩折腰,然而现在无人能够欣赏。

和她永别吧,史蒂夫。

在男人湿润的手指扣下扳机前一刻,飞机猛地被气流托举起来,史蒂夫的手指打滑了。他晃了晃头,重新将食指压回原处,视野正前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发亮的小点,史蒂夫睁大了眼睛。

那是一个人!

驾驶舱的玻璃被暴力地击碎,那位战士如同天神——她即是天神——降临在他面前。瞬间,狂喜席卷而来,然而史蒂夫立即想起了他的处境,想要把戴安娜推走。不料他伸出去的手被扣住,一阵天旋地转,回神时他已到了机舱外面。

史蒂夫晃了晃悬空的双腿,视线描摹着女性温和而坚毅的下颚曲线。

“……戴安娜,你大可以不用公主抱我的。”

戴安娜没有说话,她的吻带着前所未有的颤抖落了下来。

“小心!”

戴安娜朝上腾起躲过擦身而过的一道闪电,阿瑞斯追了上来,这位战争之神在女性爆发的神力冲击后显得颇为狼狈。

“等等,毒气弹——”史蒂夫盯着开始下坠的飞机,戴安娜甩出一鞭击飞阿缪斯,大叫:“开枪!”

男人毫不迟疑地对准机舱连发几枪,甚至没有考虑过他还会不会死。冲天的火光中,爆炸声连环响起,史蒂夫在刺目的白色之中近乎失明。一双唇捕住了他的,不到片刻便远离,失重感和气流的冲撞感一同涌起,柔软的布状物也在这时拢了上来,史蒂夫的视线被黑暗覆盖。

片刻后抱着他的人一震,头顶上恢复光亮,披挂的布也滑落下来,史蒂夫睁开眼睛,他的爱人正对着他笑。

他没有死。

戴安娜让他双脚踩上实地,然而史蒂夫还仿佛走在云层上。女孩让他退后,双腿一蹬升上了半空,光芒自掌心而起,蜿蜒缠绕上她的双臂。金光越来越灼目之时,戴安娜说:

“你看烟花!”

橙黄色的神力从双手涌出,如一股激流杀入漫天火光,准确地对准了云层中一个身影。下一刻,惨叫声和爆炸声混杂传出,戴安娜控制着力量发出怒吼,光柱涨大整整一圈,白色的爆炸光环以正在分崩离析的漆黑身影为原点猛然突破了凌晨时分的黑暗,扩散开来的剧烈冲击力令所有人类跌倒在地。

人们仰起头。以凌厉的火光为背景,橘色的烟尘与逐渐亮起又归于灰暗的小型爆炸交织成一场视觉盛宴。

真相与战争之神阿瑞斯,最终化为胜利与和平的烟火,被神杀死。

史蒂夫看着他的女神缓缓落在面前,女孩逆着升起的曙光对他露出微笑。史蒂夫僵硬了几秒,踉跄着爬起扑抱住戴安娜,往死里勒着双臂,直到戴安娜拍了拍他的后背。

“戴安娜,”男人的声音不同寻常的低沉,“我们活下来了。”

“而且没有战争了。”戴安娜轻轻说。

“你……怎么做到的?”

“以前的我错了,”戴安娜捧起他的脸,“你是对的,史蒂夫。这与信仰有关,而我相信爱。”

一件坚硬的,被体温捂暖的东西被塞进史蒂夫手中,他摊开掌心,熟悉的手表躺在其上,耳边传来轻声的“我爱你”。



2

“虽然你俩都是英雄,但你那时候看起来真像个傻蛋。”

“去你的。”

“别这样,”萨米尔大笑,“你像个公主一样从黑布里露出金色头发,扑进女神的怀里哭……”

“我没哭!”

“是吗,戴安娜为什么笑着给你擦眼睛?”

史蒂夫灌了一口酒。

“还有她弑神时你那副恨不得跪下来的小模样——”

“你那时候还看我?”史蒂夫感觉到了头痛。

“没有,诈一诈你。”

“萨米尔你等——”

“史蒂夫!又偷偷喝酒!”

单身的三位男人作鸟兽散,躲到吧台后围观堂堂少将说着“没有没有”跟在黑发女孩身后离开。这已经是日常了,他们二位离开之后,酒吧里头发出善意的哄笑。



3

史蒂夫在战后一个月经历了数次大变迁。他换了套市中心的房子,军衔连跳几层,薪水涨幅吓人,职务变得单一且轻松,并且其实都是他的分内事——

看好杀神武器,别让她瞎跑损坏公物。

那时戴安娜拒绝了一脸惊吓的首相宣布的超高军衔,理由是她并不能理解这个有什么用,被一身冷汗的史蒂夫捅了捅,告诉她“有钱的”,戴安娜才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接下来,倒霉的首相又在对另一位战争英雄史蒂夫授职时惨遭神明的迁怒,女神说:“为什么他要成为我的奴隶!”

史蒂夫扶着额头:“是秘书。”

“那就是奴隶。”戴安娜认真地看着他。

“不……太一样,你看,你们那的奴隶没有工资吧?”戴安娜点头,“想想埃塔,我和她一样能领工资。我们不算奴隶。”

戴安娜考虑了片刻,对首相点了点头。

首相搓着手心的虚汗宣布仪式结束。天知道内阁一干人等还犹豫着打算派出更多人马约束戴安娜,现在,史蒂夫坐稳了他独一无二的位置。

对于历经风浪的眷侣而言,授职不过是插曲,现在摆在戴安娜面前的是个全新的难题。

“你为什么不和我做爱?”

“等等,戴安娜,谁教会你这么粗鲁的词的?”

“那上床?”

“……谁教的?!”

“查理。”

“这混球……”

“谁让你天天晚上找他们喝酒。”

“还不是为了躲你……”史蒂夫堪堪住口,然而已经收到了戴安娜谴责的目光了。

“别这样,嘿,对不起……我在家就会被你拉进房间,你看,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说过的,没有婚姻关系我们不能睡觉。”

“那之后的十秒我们就躺在一起了。”

“……”史蒂夫抹了抹嘴角,“这个不一样,我不是被你激将了吗。”

“那Veld*小镇那个晚上?”

这个还真是他自愿,史蒂夫脸红。“那不是因为战事吗,时日无多,我们都很激动……”

“你现在不激动了?”戴安娜发动每击必中的困惑表情,果然金发男人急忙越过安全距离吻了吻她的嘴角。

“当然!”史蒂夫无可奈何,“还不是因为你不答应结婚?”

“婚姻的约束力听起来挺弱的,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对这个有这么深的执念。”

史蒂夫想了想:“还记得Veld那晚吧?不,别连眼睛都发亮了戴安娜,我是说,在那之前,那支舞。”

“那支’摇摆’。”

“摇摆,你说了算。你当时问平时我们的生活是怎样的。”

“你说你们喜欢早餐,”戴安娜的眼神变得温和,“吃早餐,看报,然后去上班。有可能还有几个孩子。”

“对。”

“现在和平了,你都可以做了。”

“但最后一个不行,戴安娜,对我们普通人而言,最后一条的前提是成婚。虽然没错,我们的关系不需要这种微弱的约束,'相爱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这是废话——但没有办法,就像我对‘不插手毒气战争’说好,有时人们必须委曲求全。你要理解我们的习惯。”

戴安娜的手扣住了史蒂夫的手掌。她耸肩。

“好吧。希望这次你不会在真言套索下说‘这主意糟透了’。”

“I do.”

人群发出欢呼,唯一一次安分地穿着拖地的雪白长裙的戴安娜在史蒂夫眼中笑得绝无仅有的美丽,连年迈的牧师都不比以往严肃,他说:“新人可以亲吻对方了。”

戴安娜微微闭上眼睛,史蒂夫倾下身,嘴唇分开,控制不住地说了话。

“老天,终于结了,总算可以和你上床了戴安娜。”

新娘的眼睛睁大,新郎的脸已经红了。史蒂夫满脸通红手直哆嗦地一把扯下手腕上被他自己强力要求缠上的真言套索,抱着戴安娜吻了下去。

教堂里同时传来可以掀翻屋顶起哄和笑声,婚礼进行曲体贴地响起,白色与粉色的花瓣漫天飘散。新人的吻持续了许久,真正的生活就此开始。



4

要说,上床,这玩意带来的体验对史蒂夫而言并不完全是美妙的。当然了,他和戴安娜十分默契,戴安娜甚至为了那一套十二本书上对性爱的某些描写诚恳地向他道歉。

只不过有时候,床上着上着,情深意浓的史蒂夫就会被一把掀翻,只得任由他的性感美人在他身上耕耘了。

骑乘很爽没错,但总有哪里不对劲。

某日,二人事后聊情话时,史蒂夫回忆起和死亡擦肩而过,而爱情得到升华的最后一战,假装恼羞成怒地质问戴安娜为什么要公主抱。他的媳妇给出的解释起初无可厚非,比如这样她的身躯能最大程度地护住他远离爆炸,又如这样方便披挂上布让他无法直接接触毒气,还能快捷地和他接吻——这不是计划中的,但仍被证明在使人类远离毒气损伤方面很有效。那时候史蒂夫满心想的都是戴安娜,连呼吸都忘了。

接下来,走向就不令人愉快了。戴安娜诚实地说,公主抱的灵感来源于他们在Veld的那一晚。史蒂夫忙叫了声“停下”,戴安娜笑嘻嘻地住了嘴,和他亲了亲。

这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故事。史蒂夫的第一次冲动而兴奋,二位男女互相摸索着对方衣服下的躯体,剥得差不多时,史蒂夫脑袋一热,一把搂住戴安娜就想把她公主抱起来。

结果女神压根没动。她稳扎在地上的下盘被史蒂夫带偏了重心,男人的示爱之举唯一的后果就是使得他们连人带神跌到了地上,后者还压住了他。最后变成戴安娜大笑着骑上了史蒂夫,按着他的双手把他剥光了。他们的初次就这样没羞没躁地交代在了地上。

那时候的史蒂夫在茫然间被破了处,看着他的女孩性感的胸脯在视线里豪迈摇晃,产生了被强暴的错觉。

错觉归错觉,该有的快感是丁点也没有少的。戴安娜后来了解到史蒂夫这难以言说的苦楚,体贴地叫对方用柔软的丝绸捆住了手腕,玩一玩无伤大雅的捆绑普雷。全程她都小心地不去拉扯手腕,惊喜地发现这是有回报的,找回男人尊严的史蒂夫勤劳得无以复加,和她的契合度创下了喜人的新高。不料,好景不长,克制着自我的戴安娜情到深处时呐喊出一声呻吟,手臂爆发金光,崩坏了绸子,惊软了男人。

事后戴安娜抱歉地递上真言套索表示可以用这个绑住自己,史蒂夫叹了口气,推开戴安娜的手掌,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自己娶的媳妇,哭着也要操……也要被操完。

往事如风,无需再提。史蒂夫沉着地拍了拍戴安娜,示意话题到此为止,睡觉睡觉。



5.1

战后的戴安娜与战前相比并没有变化太多。即便她学会了区分人性好坏,心中仍然善良,作为亚马逊公主的那一部分纯真与正义并未丧失。

史蒂夫有时会后怕,如果那天的黎明她的战友们一一苏醒,唯独他没有归来,在某个角度上自始至终都脆弱着的戴安娜会受到如何的伤害,会变化成他认不出的什么模样,他永远无法得知。

幸好一切都未发生。

感谢爱。如他们所言,它应当被信仰,爱有拯救一切的力量。

唯一让史蒂夫费心的,是这位心态介于幼稚与成熟之间的神祇常常会带来连她的奴隶也无法避免的破坏。

有些破坏已经很常见了,时不时被踢裂的裙撑,被握手礼捏得痛叫的新朋友,连代表史蒂夫的爱的花朵也会被兴奋的女神捏成沐浴用花液。还有一次他们在浴室里嗯嗯啊啊结束后二人意识到他们出不去了,戴安娜被顶在门上晃动时不慎捏扁了门锁。

于是女神一脚踹飞了实心木门,迎着男仆女佣们视线的洗礼,拉着满脸通红的丈夫出了浴室。

惨案发生得多了,史蒂夫总算意识到某位新神貌似还没有学会控制住她的神力。他被捧住脑袋深情接吻时,偶尔也会忧心脑壳会不会被媳妇温暖的纤手捏碎。

啊,或许这就是他说不喜欢hand job的原因。不过单纯的戴安娜听信了他的“和你这样哪有和你那样美妙,我的宝贝”,往往会更专注地投身实战。



5.2

别着急,破坏的故事还没完,史蒂夫家的佣人们有话可说。

起初,他们得知会被调来服侍这二位远近闻名的战争英雄与神明时,自豪之余也有些恐慌。女神会不会像传说中那样一言不合就拿祭品打牙祭?!

工作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发觉自己想多了。女主人是实打实的不算计人,不需要少女的鲜血补养皮肤,也不会因为男主人和某位女仆看起来走得太近而苛责下人——佣人们倒的确瞥见过男主人在房间里因为某个女性名字而惨叫,身上捆着一条会发光的鞭子。

但这和女佣们无关。就算知道女主人不喜好虐待人,就算男主人在洁身自好的同时帅得让人腿软,传闻中戴安娜女神的战斗力也足够让蠢蠢欲动者望而却步了。

后来,传闻不再是传闻,他们有幸目睹了女神发威。

粘粘乎乎的婚后几个月过去之后,史蒂夫工作的轻松终于被上级发现了,将优秀的人才大材小用可不是战后治国的上策。所以史蒂夫被调去跑任务,和戴安娜四处发狗粮的机会少了很多。

戴安娜顿时无聊起来。某日,在日行n善之余,无所事事的戴安娜对扮演普通人家的夫人产生了兴趣,决定和仆人们学习清洁和缝补。清洁暂时不提了,拖把、水桶和簸箕满别墅乱飞,刚进家门的史蒂夫也震惊了,好言好语哄顺了戴安娜放弃体力活转战精细活。

不料女红刚一上手,针就被女主人捏平了。

不放心地在一旁围观的男主人早就对此有了预感,毫不间断地递上一根新的,历史可预见地重演了。史蒂夫大手一挥,仆人给戴安娜带来一整盒针练手,戴安娜于是也大手一挥,史蒂夫得到了一盒整齐的铁片。

从此再没有人(神)对人类夫人们的生活好奇。

生活方面,戴安娜倒不是个令仆人们安心的主。女仆们劝她不要在生理期前后吃她最爱的双球香草冰淇淋,被戴安娜气鼓鼓地默许了。夜间,路过主卧房的仆人却听见刚下班归家的男主人持续彻夜的情话。第二天早上他们伟岸的少将顶着蓝眼睛下的两只黑眼圈告诉她们甜品照常供应,女主人能扛得住,当天的冰淇淋还得多加一个球作为补偿。

除此之外关于神的生理期,女仆们间的私密话还有不少。最大胆的一条是据说——只是据说——史蒂夫花了一个晚上来教导他的媳妇,被亲戚拜访了就不适合再被伴侣拜访了。

天知道亚马逊的战士们都是怎样给她们的小公主普及卫生知识的。男主人对他的娘家人头痛得很。



6

史蒂夫和戴安娜度过了很多个新年。第一年是让史蒂夫印象最深的。

戴安娜和他被邀请参与皇宫的舞会,他们正正经经地跳了支舞。史蒂夫搂着戴安娜悄悄谴责她,上一次如此正式地参加舞会时,她破坏了他完美的战术。他还故意夸大其词地说这有可能使他丧命。戴安娜则毫不在乎,告诉他,有她在他不可能死,史蒂夫被她笃定的语气逗笑了,女孩接着说:“况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时在勾引丸博士?”

史蒂夫的笑容僵了:“不……不能算是勾引,容貌也是一种武器。”

他又想了想:“你不也和鲁登道夫打得火热!”

“我也是在使用‘武器’。”

两人对视了片刻,彼此都为这种不痛不痒的争风吃醋感到无言。片刻后戴安娜想起什么。

“你知道鲁登道夫邀请我看烟花吗?”

“行了,宝贝,这事你解释你怎么觉醒的时候就说过了。”

“他不是在试图和我攀关系?”

“……用错词了戴安娜,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你是神,或者别的什么英雄。他是被激怒了,你说他所信是错的。”

“好吧,我还以为是邀请。”

史蒂夫的舞步为这失落的语气停顿了片刻,被戴安娜踩得不甚利索的高跟鞋重重戳了一脚,这才在激痛中反应过来戴安娜因为他没吃醋不开心了。

史蒂夫笑了,想说点什么,戴安娜却抢先了。

“烟花,这到底是什么?”

“嗯?”男人愣了愣,错失了说情话的良机,“你没有见过吗?天堂岛不放烟花?节日庆典上常有的那种?”

“我没听过那个。我们都是用火箭点燃阿多尼斯的羽毛,烧掉它们残余的神性中的恶念,——你没见过吗?阿多尼斯,岛上无人的森林里最常见的鸟,它们的恶念燃烧起来会发出漂亮的蓝色。——不是吧,这个你也不知道?”

史蒂夫严肃地点点头:“恶念,燃烧,嗯哼。”

戴安娜好奇地看着他。

“不说阿多……阿多什么,对,好,我知道,阿多尼斯——嗯哼,好了戴安娜,不说它们。你想看烟火吗?”

戴安娜的眼睛亮了起来。

舞会散后,少将和他的夫人在一片恭送声中坐进了轿车。戴安娜气愤地把高跟鞋脱了下来,史蒂夫把她的脚抬起来揉着。这一举动在第一次做出来时被警惕的前亚马逊战士一脚踹上了脸,后来她就默许了这样其实没有必要的安抚。这种小动作就像他们第一次露宿野外时,史蒂夫给她披上的外套,虽然多余,多出来的温暖却并未被浪费,实实在在地流进了被保护之人的心里。

不过,现在它安抚不了受到冲击的戴安娜。

“这就是烟花!”

“别那么失望……”

“怎么能不失望,连我第一次看见的‘烟花’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那当然!”史蒂夫下意识地想要搓头发,又想起他刚摸完媳妇的脚,只得把手放下,“——那可是几百个毒气弹一起爆炸!”



7.1

由于力量时不时暴走,史蒂夫终于不得不勒令——其实是好言好语地哄骗——他媳妇开始学着控制神力。

又一次和曾经的战友们例行聚会时,戴安娜已经对她力量的掌控熟练了许多。如果需要精准的描述,就是她能控制住针从手中过,切面变成一个椭圆,弧度还挺不明显。戴安娜自豪地把这事说了。

萨米尔听了大为好奇,拉出了他最难忘怀的一段故事来溜溜。

“飞行呢?”史蒂夫闻言挺直脊梁,感觉不妙,“就像最后一战那样飞起来,你试过了吗?”

“这个还没练,我只在第一个月飞过。后来史蒂夫太担心我就没飞了。”

查理问酋长:“我们是又被秀了吗?”

萨米尔砸吧着嘴:“他担心过头啦,我觉得你能飞好的。”

戴安娜说:“好吧?那就飞吧,给你们看看我的练习情况。”

史蒂夫说:“戴安娜……”

“嘿,打算重演历史吗?”

这次史蒂夫只能干瞪眼,萨米尔用的是意大利语。戴安娜询问地看着他。

“和史蒂夫一起。”萨米尔笑嘻嘻的。

“我是不是听到了我的名字?”

戴安娜想了想,说:“好吧。”

这一次史蒂夫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等等——”就被速度快得看不清的媳妇拦腰抱起,一飞冲天。

地上三人:“哇哦。”

酋长说:“影都看不见了,是不是玩太大了,萨米?”

“好像有点。”

查理吸了吸鼻子:“还好这次我要求在后院聚会。否则他们的别墅非钻出个窟窿不可。”

在史蒂夫惨叫的同时,他的好朋友们哼哼哼哼地笑了。



7.2

不过,很快,萨米尔一行就为此付出了代价。他们忘了史蒂夫的副业,一位飞行员会害怕高空吗?不会。他只不过害怕突如其来的飞行,以及公主抱。当后二者都经过闺房内的协商解决之后,留给旁人的就是接连不断的噩梦。

“靠!萨米尔!你出的馊主意!”

“这都第几次了,每次聚会他们都要搂着飞一次吗?”

“他们去哪?噢。环城了。——这么快又见面了,在伦敦观光开心吗,宝贝们?”

“等等?他俩头靠那么近干什么?哦,操!亲上去了亲上去了!你们两个还能再没羞没躁一些吗!!”

“戴安娜飞走了——嗯?……接吻的时候环城旅行,really?!”

“——回来了!酋长!查理!小石子准备——开火!”

没错,这一帮人就是这样和谐友善地鼎力帮助戴安娜成长的。





TBC.

*小镇名字着实记不清,还请记得的小天使告知,抱拳了(ni

私设成山大家应该发现了,不过甜吗呜呜呜呜呜呜TUT

求求管理千万别封!!我没有写什么露骨内容的!千万谢谢!

评论 ( 81 )
热度 ( 431 )

© _莫明铛_ | Powered by LOFTER